>

苏联、美国、英国、法国的最高领导人,杜勒斯

- 编辑:永利皇宫手机版网址 -

苏联、美国、英国、法国的最高领导人,杜勒斯

  1. 苏联卫星带来的惊慌

  1960 年5 月5 日上午,原苏联共产党总书记赫鲁晓夫在雷鸣般的掌声中,登上了克里姆林宫的讲台。他作了一个很长的报告,在三个小时后才讲到国际形势。他告诉参加最高苏维埃会议的代表,5 月16 日,苏联、美国、英国、法国的最高领导人,将在法国巴黎举行一次最高级会谈,目的是在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之间,为和平共处打下基础。说到这里,赫鲁晓夫话锋一转,语气沉重地告诫各位代表:“但是,仍然存在着非常令人不安的因素。

  艾森豪威尔熬过许多焦头烂额的秋天。1942年时,他陷入突尼斯的泥潭里;1943年他困在意大利;1944年碰上“西部壁垒”;1954年在秋季选举中,失去了对国会的控制;1955年9月底,他第一次心脏病发作;1956年10月是苏伊士危机;1957年9月是轰动一时的小石城事件。

  苏联政府授权我向你们报告,最近几周来美国对苏联采取的侵略行动——5 月1 日清晨,莫斯科时间5 时36 分,一架美国U—2 间谍飞机越过了我国边界,向苏联领空深入..我们击落了这架飞机!”

  这些“灾难”,对任何一个人来说,已经是够受的了,可是令人丧气的事情还在不断地发生。1957年10月4日,苏联将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送上空间轨道。这一重大成就对艾森豪威尔和他的政府来说,完全是想象不到的重大打击。

  参加会议的代表们又一次热烈鼓掌。待掌声平静下来,赫鲁晓夫才抬头望着应邀列席会议的美国驻苏联大使埃林·汤普森,问道:“这算什么呢?

  纵观艾森豪威尔执政期间的美国对外政策,除了反华之外,很明确的一个方向便是积极反苏。他的对外政策包括:为反对苏联及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用巨额拨款进行破坏活动;开展心理战、间谍活动和颠覆活动;给予来自社会主义国家的反革命移民物质上和思想上的支持,并积极利用他们达到敌视社会主义的目的;加强美国和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的军事实力。

  是五一劳动节的节日祝贺吗?”

  极端仇视共产主义的美国国务卿杜勒斯认为,反俄心理战是政治斗争的最重要的战略部署。有人评价杜勒斯说,“杜勒斯在其对外政策上整整落伍一个世纪”。杜勒斯野心勃勃地致力于加速“冷战”升级,并不断导致新的危机。

  美国大使尴尬地红着脸,无言以对。

  从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以来,美国人想当然地认为,他们的国家不仅是世界上最富裕、最自由和最强大的国家,同时也是受教育最好、技术最先进的国家。问题在于,经常对美国成就进行吹嘘的人当中,没有几个能够一针见血地指出,这种情况并不是正常的、独一无二的。这一切,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造成的——美国的盟国和敌人都遭到了彻底的破坏,而美国的工业却欣欣向荣。这是由于地理上的原因,而不是美国人的品质或技能所带来的结果。比如,美国人总把发明原子弹当做美国的成就,而事实上,这是一项国际性的计划,是从欧洲各处来的反纳粹科学家们对此作出了重大贡献。

  赫鲁晓夫由此得出结论,指责美国那些“坚持侵略政策的人,正力图破坏巴黎最高级会谈,或者说要阻挠达成一项全世界都期待的和平协议!”赫鲁晓夫不愧为一个天才的雄辩家,他十分善于鼓动听众的情绪,同时又机智地把握着分寸。他巧妙地把美国人民同美国政府区分开来,又把美国总统和少数好战分子区分开来,他充满感情地说:“我们要告诉美国人民,尽管发生了这种侵略行为,我们仍然没有忘记我在访问美国时所得到的友好的欢迎。即使现在,我也深信,除了某些帝国主义分子和垄断资本家外,美国人民是向往和平的,是要和苏联友好的..我也不怀疑艾森豪威尔总统的和平愿望是真诚的!”

  在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后,赫鲁晓夫得意洋洋地宣称:美国武器,包括B—52在内,都该进博物馆了。尽管这句话过于武断,但苏联的人造卫星表明,苏联拥有比美国更优良的火箭和导弹却是不争的事实。

  但是,不管赫鲁晓夫怎么讲究策略,他已经使“U—2 间谍飞机事件”变成了一个全世界关注的重大危机,并且直接影响到即将举行的四国首脑会议。

  艾森豪威尔对人造卫星所作出的第一个反应,是召开一次国防部有关官员的会议,审查美国的导弹研制项目,并查找俄国在空间竞赛取胜的原因。在这次会议上,两位陆军军官提出,美国陆军本有一种火箭——“红石”可以在几个月前就将人造卫星送入轨道,但是艾森豪威尔政府却把卫星计划交给海军的“先锋”计划,结果是海军没有成功。

  同一天的早晨,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艾森豪威尔总统召集国务院、国防部和中央情报局的高级官员开会。由于时差的关系,他们已经得知赫鲁晓夫关于U—2 间谍飞机的讲话。有人提出,美国应该批驳赫鲁晓夫的指责。艾森豪威尔不同意,认为让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发表一项声明作出解释就可以了。他并且叫代理国务卿道格拉斯·狄龙亲自去起草这份声明。道格拉斯·狄龙同中央情报局首脑艾伦·杜勒斯通了电话,他们俩都觉得,关于U—2 飞机的事,美国越少说话越好。因此,狄龙起草的声明十分简单。

  10月8日,艾森豪威尔询问副国务卿夸尔斯,此情况是否属实。夸尔斯给了艾森豪威尔一个更加令他恼火的答案“红石”早在两年前就可以完成这个任务,但国防部偏要把地球卫星与军事的发展分开进行,以便强调卫星计划的和平性质。

  11 时23 分,新闻秘书哈格蒂向艾森豪威尔总统报告,说赫鲁晓夫关于U —2 间谍飞机的讲话,已经成了轰动全球的特大新闻,因此,总统有必要向新闻界发表讲话。艾森豪威尔拒绝与报界见面,只同意由国务院再发表一个声明。

  如何才能亡羊补牢?艾森豪威尔苦苦思索着。到了今天,一切都陷入被动。

  11 时45 分,国务院发言人林肯·怀特会见新闻记者,宣读了狄龙起草的声明:“国务院从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获悉:自5 月1 日以来,我们有一架从土耳其阿达纳基地起飞、由一名非军人驾驶的U— 型气象调查飞机,至今下落不明。赫鲁晓夫先生宣布有一架美国飞机在苏联上空被击落,这也许就是我们那架失踪的飞机。”

  艾森豪威尔迅速指示有关官员,取消导弹研究部门超时工作的限制,并使“红石”纳入人造卫星的计划。

  下午1 时半,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的发言人沃尔特·邦尼向新闻记者宣读了一项较为详细的声明,声明中说:“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的一架科研用U—2 飞机的飞行员,5 月1 日当地时间上午9 时,在土耳其凡湖地区上空报告说,他的供氧系统发生故障。自那以后,这架飞机一直下落不明。

  当然,民众对此事的反应是最为强烈的。记者对艾森豪威尔穷追不舍:“俄国发射了地球卫星,他们还说已经成功地发射了一枚洲际弹道导弹,而我们的国家却什么也没有。请问总统先生,我们对此准备怎么办?”

  该飞机自1956 年以来一直从事一项高空阵风气象状况的研究。”邦尼还说到,这架飞机的预定航程为1400 公里,航行时间为3 小时45 分;听到飞行员的最后呼叫时,他正在向北飞行;最大飞行高度为4.5 万英尺等具体的细节。

  艾森豪威尔对此类的回答总是害怕三分。他往往首先表示不承认卫星和洲际导弹之间有什么联系,并答应在1958年年底之前,发射一颗美国地球卫星进入轨道。

  狄龙听到这份声明后大吃一惊,因为其中不值一驳的谎言实在太多。他立刻预料到,这个“愚蠢至极的声明”肯定会成为苏联人进一步抨击此事的把柄。

  “至于苏联的洲际弹道导弹,”艾森豪威尔沉着地笑笑,“只不过证明了他们能够将一个物体投向相当远的距离,并不证明他们能击中目标。美国的导弹研究正在全速向前发展,而且美国在洲际弹道导弹竞赛方面处于领先地位。”

  这天晚上,埃塞俄比亚驻苏联大使馆在莫斯科苏维埃大旅馆举行招待会,各国外交使节都出席了会议。美国驻苏联大使汤普森无意中听到瑞典驻苏联大使与苏联副外长雅各布·马立克在谈论U—2 间谍飞机事件,他赶紧竖起了耳朵。瑞典大使问,苏联人将根据联合国宪章的哪项条款指责U—2 飞机入侵事件。马立克随口答道:“现在还不清楚。我们还在审讯那个飞行员!”

  记者们接着提问:“那么俄国是否能利用地球卫星作为发射火箭的空间平台?”

  汤普森大使大惊失色,他立刻悄悄地溜出会场,赶回自己的大使馆,给华盛顿的狄龙发了一份特急电报:“他们还在审讯飞行员!” 这份电报在白宫引起了强烈的震动。白宫的头头脑脑们再也没有想到,U —2 间谍飞机的驾驶员居然还活着!如果这份电报早些到达,白宫就绝不会再让邦尼去宣读那份破绽百出的声明。因为,只要飞行员一开口,什么谎言都站不住脚了。

  “现在不会。”艾森豪威尔回答道。接着,他笑笑说,“突然间好像全部的美国人都成了科学家!”

  危机升级了。

  全国广播公司的记者提问道:“总统先生,根据美国人民对您的军事知识和领导水平的极大的依赖,您现在是否在说,俄国的人造卫星绕着地球飞行的时候,您并不因此而更多地担心国家的安全?”

  这天晚上,艾森豪威尔的儿子约翰给母亲打电话,问他当总统的父亲对U—2 飞机事件有什么看法。总统恼怒地叫道:“难道你以为我该喜欢这件事?”

  艾森豪威尔试图使紧张不安的公众平静下来。“这是一个全美国人民都在问的问题”,艾森豪威尔答道,“就人造卫星本身而言,这并不引起我的恐惧,一点也不。在此刻,在这样的发展阶段,我看不出这一发展对我们国家安全有什么重大意义。”

  5 月6 日,中央情报局局长杜勒斯和副局长比塞尔建议艾森豪威尔总统“至少把一部分”关于U—2 飞机事件的真相告诉国会领导人。总统的态度仍然是拒绝。他说:“那些家伙肯定会泄露秘密。”

  2. 难堪的航天业

  5 月7 日,星斯六,赫鲁晓夫出席苏联最高苏维埃会议并致闭幕词,他在讲话中故意引用了邦尼声明中的某些细节,然后宣布了一个爆炸性的秘密:苏联人不但找到了被击落的间谍飞机的残骸,而且抓住了飞行员。这个飞行员现正在莫斯科,名叫弗朗西斯·鲍尔斯。鲍尔斯已经供认,他既没有感到过头昏,供氧设备也没有出过毛病;他是奉命按指定的航线飞行的,同时不断地操纵着仪器对苏联进行间谍侦察!赫鲁晓夫甚至出示了一些照片,证明U—2 间谍飞机对苏联的军用机场拍了照。他嘲弄地说:“ 现在,美国人将不得不重新编造一些新的谎言了!”

  不管总统如何频繁地向全国保证,美国在核武器运载系统方面是如何如何遥遥领先,然而在美国,只要第一颗卫星还未送上轨道,美国人就不会相信总统的话。

  不过,赫鲁晓夫又一次提到即将举行的巴黎会谈,并且仍然把艾森豪威尔总统同好战分子区分开来,他说:“我非常愿意假定,美国总统对派遣这样一架飞机入侵苏联的事是一无所知的。”

  1957年12月,众多的新闻记者,携着无数的摄影机、照相机赶至“先锋”火箭发射基地,准备把这一动人的伟大时刻记载下来。全国人民也欢欣鼓舞,兴奋异常地坐在电视机前,等待着“美国火箭”傲然刺入晴空的那一刹那的到来。

  现在,艾森豪威尔完全明白了:赫鲁晓夫已经掌握了无可辩驳的证据,证明美国政府故意侵犯苏联领空,对苏联进行了间谍侦察,并且又向全世界撒了几次谎!

  “五、四、三、二、一……点火!”

  美国政府不得不正视危机,对赫鲁晓夫的讲话作出反应,特别是赫鲁晓夫所说的,“非常愿意假定”,美国总统不知道这一间谍活动的预谋,这显然是给艾森豪威尔准备了一个台阶。如果艾森豪威尔接受这一说法,巴黎最高级会谈就可能照原计划进行。

  美国人民在一瞬间屏住呼吸,紧紧地盯着屏幕。然而,他们的心情从峰顶一下子跌到深渊——发射仅两秒钟,“先锋”火箭没有像预期的那样直刷刷地刺入天空,而是颤抖了一下,迅速淹没到浓烟之中。接着传来一声沉闷的爆炸声,碎片带着火花四散裂开,形成一幅凄惨而美丽的景象。

  但是,这又将造成其它问题。如果美国总统承认,他对政府的控制力如此微弱,他手下的人可以背着他派飞机入侵苏联,甚至可能引发一场世界大战,那么,世界各国会作何感想呢?同时,怎么能保证赫鲁晓夫提供的这个“台阶”不会是一个新的陷阱?一旦艾森豪威尔中计,公开推卸自己对U—2 飞机间谍活动的责任,说不定赫鲁晓夫又会拿出新的证据,来揭露美国总统也是个不诚实的人。

  人们都惊呆了。

  如果艾森豪威尔公开宣布自己是U—2 飞机事件的后台,那么就会成为有史以来承认美国政府搞了间谍活动的第一位美国总统,而且他也就不得不放弃总统的宝座了。

  解说员也一时语塞,呆呆地看着事故现场。镜头前浓烟滚滚。

  这时,中央情报局局长杜勒斯私下表示愿意辞职。也就是说,总统可以把一切责任都推到杜勒斯头上去。但是艾森豪威尔不愿采取这种找“替罪羊”

  原来,火箭在刚刚起飞之时起火,发生爆炸,并马上坠落地面,全部毁灭。这样的窘境,对艾森豪威尔,对美国人的自豪心理,以及进行火箭研制的预算,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1958年1月,诺兰告诫艾森豪威尔说,如果美国不很快将卫星送入轨道,那么预算上将“不可约束”。

  的手段。

  竞选州长的纳尔逊·洛克菲勒提出,每一项可以想象的计划,其中包括飞往月球,可以花费的钱的数量是不受限制的。1月16日,他对总统说,如果美国使用核爆炸的力量,可以将人造卫星发射到月球并返回,“这将是我们时代最显赫的成就”,洛克菲勒双目放光,信心十足地说道。

  于是又有人建议,发表一项半真半假的声明,一方面承认美国在过去的四年中,一直在沿苏联边界飞行以搜集情报,而且某一架U—2 飞机“可能”

  艾森豪威尔对此却半信半疑。他在一次发言中说:“在目前情况下,我宁可有一枚完善的中程弹道导弹,而不要能够击中月亮——因为我们在月球上没有任何敌人!”

  飞入了苏联领空;另一方面,则否认这一次被击落的U—2 飞机的行动是得到美国政府批准的。艾森豪威尔听到这个建议后认为,这也许会被证明是个错误,但又同意试一试。5 月7 日下午6 时,林肯·怀特在国务院向记者们宣读了这个新的声明。结果这个声明引起了美国报纸的纷纷议论,第二天的《纽约先驱论坛报》公开指出:“政府否认它授权进行这次飞行,就等于承认它是不称职的!”

  1月31日,在费尽了周折和努力之后,美国将第一颗人造卫星送上轨道。然而,这颗卫星几乎和“先锋”一样地令人难堪,因为这颗命名为“探险者1号”的卫星,重量只有——31磅。

  艾森豪威尔对此也不满意。他所受的全部教育告诉他,最高领导人应负完全的责任!他要国务院再发表一项声明,承认四年来U—2 飞机一直根据总统的一项总的命令飞行,以便对苏联军事工业有充分的了解,使美国不至于遭受突然袭击。但他仍然不想把全部的真相公之于众。声明中说,总统并不了解每一次间谍活动的具体细节,也就是说,他与“五一节飞行”没有直接的联系。

  3月份,海军兴奋地说,他们终于使“先锋”号可以发射,但是送入轨道的卫星仅重31磅。要知道,俄国人在5月送上天的“人造卫星Ⅲ号”,重达3000磅!这使美国人汗颜不止。

  由于一次间谍活动的失败,使美国政府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无论它怎样努力固守阵地,仍然不得不一再后退。

  艾森豪威尔对导弹和卫星的基本态度是,让各个军种发展它们自己的计划,并希望其中之一将获得突破性发展。这种做法的结果是失败的。陆、海、空三军将领往往把国防部长抛在一边,就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吵个不停,互相贬低别的军种的努力。

  5 月9 日,星期一。在捷克斯洛伐克驻苏联大使馆的一次招待会上,赫鲁晓夫果然谴责了美国政府上星期六的声明。但在同美国大使汤普森私下交谈时,赫鲁晓夫直率地表示:“这个倒霉的U—2 飞机事件使我十分为难。你必须帮助我摆脱掉它!”赫鲁晓夫说的是实话。一方面,作为苏联的国家元首,他不能不对美国间谍飞机的入侵作出强烈反应;另一方面,他又珍惜同西方在和平共处问题上已经达成的谅解,并且希望巴黎最高级会谈能有新的成果。

  “一团糟,”艾森豪威尔气哼哼地说。

  汤普森大使保证他将尽一切努力。他立即向白宫报告这一新的信息。可是,一切都迟了。由于艾森豪威尔的坚持,国务卿克里斯琴·赫脱已代表国务院宣布,U—2 飞机的各次间谍飞行都是由总统授权进行的。

  3. 赫鲁晓夫访美

  赫鲁晓夫在莫斯科读到这项最新声明,气得几乎发疯了。他并不欣赏艾森豪威尔勇于承担责任的政治家风度,他认为艾森豪威尔是在洋洋自得地吹嘘:美国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

  1959年7月,赫鲁晓夫出人意料地宣布:愿意访问美国。艾森豪威尔对这一主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想利用他任期的最后一年半时间通过与赫鲁晓夫对话进行其和平事业,所以他邀请赫鲁晓夫访问美国。

  5 月11 日,苏联人把U—2 飞机的残骸放在莫斯科高尔基公园里公开展出,并通过报纸大肆渲染。下午4 时,赫鲁晓夫来到展出地点,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又一次放过艾森豪威尔总统,而对发表声明的赫脱大加鞭笞。记者问道:“你仍然欢迎艾森豪威尔总统来苏联访问吗?”赫鲁晓夫皱着眉头,沉默片刻,然后才说:“你要我说什么呢?你替我说吧..你知道,我对美国总统是抱有希望的,但是我的希望被出卖了!现在,我怎么能够让苏联人民走上街头欢迎这位亲爱的客人呢?他刚刚还允许飞机到我们头顶上搞间谍活动啊!”

  1959年7月22日,赫鲁晓夫作了回答——他很高兴来作为期10天的访问。他说,有很多东西他想看看。但由于美国夏天天气炎热,因此他想在9月稍后一些时间进行这次访问。

  记者又问:“那你是否考虑推迟美国总统来访的日期呢?”

  艾森豪威尔宣布“赫鲁晓夫即将访美”的消息后,引起了形形色色的“冷战捍卫者”们的抗议和叫嚣。有人想把成吨的红色染料倾入哈得逊河,这样,当赫鲁晓夫进入纽约港时,这条河将是一条形象的“血河”。

  赫鲁晓夫笑了,他说:“我不想同你们讨论这个问题。我将在巴黎同美国总统讨论这个问题。我们仍然想找到办法来改善与美国的关系。”

  甚至一向“呼吁和平”的记者们对此也抱着敌意态度。8月12日在葛底斯堡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有记者问艾森豪威尔:“您想让赫鲁晓夫在美国看些什么?”

  赫鲁晓夫巧妙地借此机会又向美国传递了一个重要信息,即他不会放弃巴黎最高级会谈。可是,与此同时,还没有接到这个信息的美国总统正在华盛顿举行记者招待会,他亲自宣读了一个声明,说苏联人在U—2 飞机上小题大作,搞得太过分了!

  艾森豪威尔微笑着回答说:“我想让他看到美国人居住的精致、小巧或朴实的房屋。另外,我想要他到我出生的小城去,亲眼看一看我艰苦劳动过的地方。”

  事情越搞越复杂了。

  赫鲁晓夫终于踏上了美国的土地。他给艾森豪威尔总统的礼物是一只模型——一架月球卫星Ⅱ的火箭推进器模型。赫鲁晓夫洋洋得意地解释说,月球卫星Ⅱ刚刚完成月球之旅。

  5 月12 日,美国驻苏联大使汤普森给华盛顿的电报中说:“现在,种种迹象都说明,赫鲁晓夫是打算从最高级会谈中捞取最大的宣传上的好处,而并不想进行认真的谈判。”艾森豪威尔读完电报,显得紧张而急躁,并且说他的血压太高了。

  按计划,赫鲁晓夫要乘坐直升机在华盛顿上空转转。在乘坐直升机时,赫鲁晓夫双唇紧闭,保持沉默,这使艾森豪威尔有种说不出的失望。

  然而,他又没法不到巴黎去同赫鲁晓夫摊牌。

  艾森豪威尔曾想让赫鲁晓夫看看所有中产阶级的豪华宅第,以及黄昏时从华盛顿川流不息地开出来赶往家中的汽车。赫鲁晓夫看了这些能够代表美国物质生活的东西后,一句话都没有说,甚至没有改变一下表情。

  1960 年5 月14 日,艾森豪威尔总统乘“空军一号”专机前往巴黎。这一天是星期六,苏、美、英、法四国首脑的最高级会谈,将在下星期一开始。

  尽管赫鲁晓夫不愿讲出他美国之行的感受,他仍不可避免地成为新闻媒介的头等焦点人物。他成为新闻记者报道的极好材料,而且全世界的记者都在记下他的一喜一怒,一言一行,他的即兴讲话,他的威胁姿态,他的奉承讨好,或是不指名的抨击。

  5 月16 日,因为首脑会谈面临危机而几乎一夜未眠的英国首相哈罗德·麦克米伦上午8 时就前往美国官邸,同艾森豪威尔总统共进早餐。艾森豪威尔显得心神不定,谈话的气氛相当紧张。麦克米伦明确表示,不管遇到怎样严重的情况,英国都将完全站在美国一边。听到这句话,艾森豪威尔的情绪似乎好按照原计划,四国首脑将只带翻译参加会谈。可是现在,赫鲁晓夫提出,应该让顾问也参加会晤。这样,每个国家参加会晤的人便从两个人增加为6 个人。美、英、法三国虽然同意了赫鲁晓夫的提议,但都已预感到结局不妙。

  在记者们的追问下,赫鲁晓夫谈了对他所见所闻的感想。他说:“我注意到美国人民似乎不喜欢他们所居住的地方,总想搬到别的地方去。而且所有这些住宅,比苏联的多家庭住房,在建筑、供暖、维修和四周的场地方面的费用更高。事实上,我对所有的浪费感到震惊。大量的汽车只说明时间、金钱和精力的浪费。”

  美国国务卿赫脱在去会场前,向白宫发了一份电报,说,“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苏联打算在第一次会议上抓住U—2 飞机问题破坏会谈。请告副总统。”

  赫鲁晓夫于9月18日在联大的演说,使他成为全球瞩目的人物。他的这次讲演完全是即席的,他曾拍着口袋对艾森豪威尔说,“这里是我的讲稿,不过没有人会看到它。”

  上午10 时半以后,各国首脑相继来到爱丽舍宫。戴高乐总统先把赫鲁晓夫及其随行人员引进一间绿色的、金碧辉煌的小房间。3 分钟后,他又把英国人领进房间。又过了3 分钟,戴高乐领进了美国人。

本文由每日更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苏联、美国、英国、法国的最高领导人,杜勒斯